写给雯玥的第二十二封信-沙漠游记

2018-06-20

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,茫茫荒漠,寄托着一份情怀。

“徒步”老爸用最接近自然的方式,去穿越了中国第四大沙漠—腾格里沙漠,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点点值得炫耀的东西,就像我在开篇和你的说,用脚步丈量世界,用镜头去记录生活,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是在修行,而生命中总有一段路是要你自己走完的,不管你走的有多累,走得多艰辛,总有一段时间是寒冷的,但再怎么冰冷也有阳光,再怎么艰辛都得努力。生命中,总得有一段回忆起来足够感动自己的时光,人生的路没有白走的,每一步都算数,每一步都是自已的修行,每一步都要用心去走。人生就像一段旅途,只留下同路人。有些人,只能陪你走一段路,不要怪他们,因为彼此选择了去不同的地方,被不同的目标吸引。最终留下的,只有那些眼界一样,能够一同上路的。

“穿越”3天2夜,穿过无人区,登上响沙山,站在敖包上,沿着沙脊前行,仿佛走下的每一个脚印,都是对人生修行的一个雕琢;亦深亦浅,亦怀念,亦留念,人这一生,一定走进一次沙漠,才会明白生命存在的意义。

“人群”也许是带着人的天性与对未知领域的一种探索和求知欲,人群前行的步伐总是那么的坚定,我们相互鼓励,相互帮助,也许信仰就是前行方向的指南针;白日晒、午间沙,傍晚夕阳,深夜星河,只有去过,才会懂得;我们的领队、收队,在沙漠里,每走一步,付出的艰辛或许是平时的2倍,而当你抵达终点,接受哈达的那一刻,仿佛一切也都是那样子释然了。

“一沙一世界,一花一天堂,双手握无限,刹那是永恒”

在我路过的风景里,有你陪伴,我亦不曾孤单,在我散落的流年里,有你相陪,我亦是晴天。再见亦是不见,在浮生若梦里,落字成殇。我的忧伤,掩埋了这一季的孤单。


2018-6-20

老爸于大连